【人物】36岁了,还老当夺冠热门,奶牛这样合适吗?

费德勒本届澳网状态火热,前五轮比赛一盘未丢。作为夺冠的大热门,就连费德勒自己都觉得,这样不是太对啊……


36岁的老将成为夺冠最大热门

文|体坛周报评论员  张奔斗


“以我这把年纪,我无法高看自己的夺冠可能,因为一位36岁的球员不应再成为一项赛事的夺冠最大热门——事情真的不该如此。”这是来自卫冕冠军费德勒在本届澳网赛前发布会上的表白。


然而这番表白……显得很无力。难道是因为身为“奶牛”,“奶水”充足,所以害怕自己“奶”了自己?ESPN五人专家组对男单冠军的选择,五个人竟然全部选择了费德勒;美国《体育画报》四位专家中也有三人选择了费德勒。


夺冠最大热门如果不是费德勒,那还能是谁?费德勒自己贡献了两位候选人,“像是拉法,他取得了如此辉煌的上赛季,诺瓦克曾经六次在这里夺冠,即便我们尚不知晓他的身体到底感觉如何,他俩也足以成为夺冠热门。”


不过,纳达尔本届澳网伤退出局,德约则被韩国黑马郑泫淘汰。


而在费德勒的夺冠拼图中,很多块则已经是确定的——是的,他的确是确定36岁,但他也确定身体健康,霍普曼杯也确定他状态甚佳,来到墨尔本之后的训练情况也确定“完美”。


“perfect”一词可是费德勒自己用的,他解释说,这回尽可以训练到自己想要的程度,而不像是去年美网赛之前那样,必须小心掌控训练并呵护身体,只求能够顺利参赛。

 

不仅和去年美网赛情况已大不相同,一年之间的两次澳网,情况更是差异巨大。费德勒自己也说,去年澳网更像是一项“边打边看”的大满贯赛事,而且如果在墨尔本输球太早,排名简直要跌出世界前30。今年呢?费德勒说:“一年之后,我已世界排名第2位。当然今年要保的积分也高多了,但我很高兴又来到澳网,真不敢相信已过去一年了呢!”


之所以在36岁的高龄仍能保持大满贯冲冠的状态与身体能力,这方面的分析已经太多,无非是科学合理的赛程安排、职业生涯避免过多遭受重大伤病、节能环保的打法等等。不过,对于攻击性打法是否真的节省体能这一迷思,费德勒有自己的看法。


费德勒分析说:“攻击性网球对于身体也有很大损耗,因为超强的爆发力是极大的挑战。底线多拍拉锯看上去更耗费体能,但毕竟节奏较为单一。”对于这位提问记者将穆雷和德约列为底线防反型球员的归类,费德勒也不很赞同:“我认为他俩实际上打得很具攻击力,甚至拉法站位也比以往距离底线更近。”费德勒表示,伤病这事儿有时候真没法儿解释,在伤病这件事上他算是非常幸运。


八强战中,面对状态爆棚的伯蒂奇,费德勒开局便0比3落后。关键时刻鹰眼也来帮倒忙,在一次费德勒的挑战后,鹰眼突然失灵,但主审还是判罚他用掉了这次挑战机会。

 

这引发了费德勒极大的不满,他十分罕见地上前和主审争论。但正是因为这个小插曲,反而激发出了费德勒的斗志,一怒之下的瑞士人破掉了伯蒂奇的发球胜盘局,并彻底扭转了开局以来一直被动的形势,最终直落三盘获胜,拿到最后一张四强的门票。

 

赛后谈到这次戏剧化的场面,费德勒也承认了它在全场比赛的关键作用,"当时场面非常接近,那是一个转折点,扭转了整个战局。"费德勒说,"我当时正在尝试着打得更有攻击性,试图掌控节奏,而伯蒂奇比我更早地做到了这一点。"

 

半决赛中,费德勒的对手并非赛前预期的德约、瓦林卡或者兹维列夫,而是换成了21岁的韩国新星郑泫。两人的碰撞堪称老将与新星的超级对决,也是网前和底线的斗智斗勇。让人意外的是,费德勒在6比1、5比2领先黑马小将郑泫时,后者退赛。


晋级决赛的费德勒将在北京时间28日和西里奇进行一场压轴大战,奶牛将向个人第六个澳网冠军、第20个大满贯冠军发起冲击。在半决赛没有达到热身效果的情况下,能否在决赛开始前就保持一个完美的竞技状态还是未知数。但瑞士天王在畅想决赛时表示,“虽然对手现在自信心爆棚,但我还是有信心战胜他,我已经等不及了!”


大满贯赛事开打前能够在主新闻中心召开赛前发布会,这是顶尖球星的待遇。澳网开始前那一周的周六,有此待遇的男子球星有纳达尔、德约、迪米、兹维列夫与瓦林卡,作为卫冕冠军的费德勒则是在第二天召开发布会的唯一男子球员。不过,在纳达尔周六的发布会之前,费德勒已经先露了个面,两位好基友共同接受了ITWA国际网球记者协会颁发的年度大使荣誉。


颁奖过程中费德勒一直心情很好,仪式结束后他提前离场时,还拍了拍纳达尔的肩膀说:“好好享受发布会哦!”而在周日自己的发布会上,英文时段结束后进入瑞士德语与法语时段,主持人在几个问题后意欲结束发布会,费德勒考虑到法语问题只问了一个,决定让记者们再多问两个问题。这可能就是他多次获得IWTA年度大使荣誉的原因,这个奖项的重要考量标准,就是球员对媒体的配合程度以及推广网球的贡献。


如今,费德勒享受着他作为费德勒的一切——在万千球迷围观的中央球场出赛、训练、商业活动和推广、面对媒体,当然也作为米尔卡的老公以及他们四个孩子的父亲。


发布会的最后一个问题,有记者问费德勒,目前是否算是职业生涯中最令他享受的时刻,费德勒说,职业生涯初期当他有机会面对那些曾经只在电视上看到的球星时,职业生涯盛年当他作为世界第一并且赢得多项重大赛事时,都是极有乐趣的。如今,“我有了一个大家庭,去每个地方参赛都能看到很多朋友,网球的乐趣对我来说从未曾消退。”


这也就是为什么,美国网球评论名家皮特·波多在分析费德勒职业长青的原因时,正是将“开心满足”(contentment)作为最后一个要素。名宿埃弗特在其中分析说:“罗杰真正享受着网球运动的乐趣,这才是费德勒之所以成为费德勒的原因。”

实习编辑|李梦颖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